<kbd id='xcyju'></kbd><address id='zyicw'><style id='lxvpy'></style></address><button id='mslyx'></button>

          您當前所在位置︰ 盱眙縣人民政府 縣情 魅力盱眙

          走進盱眙

          “只為老百姓從我身上能看到共產黨的好”
          發布日期︰2019-08-06  字號︰[ ]

            編者按︰8月3日,《光明日報》刊登了題為《“只為老百姓從我身上能看到共產黨的好”》的文章,介紹黨的十九大代表李銀江先進事跡,現全文轉載以饗讀者。


            “我的名字叫共產黨員。”“不為別的,只為老百姓從我身上能看到共產黨的好。”近日,在參加“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過程中,一位演講者質樸的話語令人動容。他叫李銀江,是江甦省盱眙縣桂五鎮敬老院院長。多年前,《光明日報》頭版頭條以《一位敬老院院長的孝與忠》為題最早報道了他的事跡並得到了中央領導的批示肯定。多年來,他的故事走進越來越多人的心里,各項榮譽也紛至沓來。


            “全國崗位學雷鋒標兵”“全國民政孺子牛獎”“全國道德模範提名獎”“江甦時代楷模”“江甦最美基層干部”“江甦省十佳文明職工”“全省優秀共產黨員”……2017年李銀江還當選為黨的十九大代表。近日,我再次走進桂五鎮敬老院,見證了李銀江對孝道超越血緣的堅守和傳承,也被這位普通共產黨員的格局與情懷深深感染。


            李銀江的兩次淚


           。月20日 星期六 晴 溫度38℃)


            暑日的江南,驕陽似火。清晨剛過5點,火紅的太陽便早早爬起來,等候著我們的行程。由于高速路面溫度太高,車速不敢太快,原本兩個小時的車程,足足開了三個小時。到桂五鎮敬老院時,已近中午11點。等我們安頓好行李,收拾好房間,已經過了飯點。李銀江說︰“老人們早上起得早,早飯是6點,午飯是11點,現在都已經吃過飯,洗完鍋了。”錯過了與老人們的第一頓午飯,我很遺憾,對付一頓後,陪著李銀江挨個房間查看。


            “這位叫孫有才,他是五保戶,入院30多年了。”“這位叫孫霞,她是社會養老,到這兒已經3年了。”……李銀江對每一位老人的情況了如指掌。這個敬老院是桂五鎮的公立敬老院,目前有40名五保老人,24名社會養老老人(包括智障人和殘疾人)。五保老人每年由國家繳納7000元,社會老人的收費標準分為600元和850元兩類,都涵蓋一日三餐及住宿。其中,600元的收費對象是行動方便的老人,850元的收費對象則是行動不便的老人,多出來的250元主要用于支付護工工資。這里的護工不僅包括敬老院的專職護工,也包括兼職護工,即那些行動方便的老人。如此一來,老人們的互相服務也有了一定的報酬,提升了服務的積極性、主動性。


            走著說著,我們來到了一間辦公室門口,門上寫著“李銀江黨支部書記工作站”。沏了一杯茶給我,李銀江便打開了話匣子。“我是個窮苦孩子,在山里長大,剛出生便趕上了‘三年自然災害’,餓過肚子,靠著拼命勞動當上生產隊長,後來又當上了敬老院院長,1980年光榮入黨。30多年來只想著把工作干好,把老人們服侍好,從沒想過出名,更沒想到竟被選為十九大代表,走進了人民大會堂……”說著李銀江抑制不住激動,流下淚來,“我這輩子就是把老命搭上,也報答不完共產黨和老百姓對我的養育之恩。”


            “記得上次我來,你說這麼多年來已經送走了70位老人,並為他們披麻戴孝,今年老人們身體都還好嗎?”“今年又走了兩個,陳媽媽也走了。”說到這里,李銀江哽咽了。我知道李銀江講的陳媽媽就是從敬老院建院第一天就進來的五保老人陳廣英,她一輩子無兒無女,把李銀江當成親兒子,李銀江也視她為親媽媽。“幾個月前我覺得她有點不對勁,一天沒見我就會哭哭啼啼。”有一天趁李銀江沒注意,她獨自一人走到鄉鎮街上,用五塊錢買了一根巧克力冰淇淋,又摸索著走回來。由于天氣炎熱,她又行動不便,回來時,巧克力已經化成了兩手的漿。她雙手捧在李銀江面前說︰“兒子,銀江,你把它吃了吧,我洗過手的。”看著眼前的情景,李銀江激動不已。沒承想,幾天後,陳廣英老人竟永遠地走了。李銀江披麻戴孝為老人家辦了一場體面的喪事,在墓地失聲痛哭,長跪不起。


            “多好的老百姓,多好的老人家,我一個個為他們養老送終,風風光光地送走,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李銀江的四個金點子


           。月21日 星期天 晴 溫度39℃)


            或許是昨晚喝了幾口小酒的緣故,也或許是農民出身,睡在農家敬老院很踏實。這一覺竟從晚10點睡到大天亮,一看表已經清晨5點多了。翻身起床,發現敬老院的老人們已有不少在院子里散步了。看著他們這種愜意的生活,我在想是什麼方法讓一個敬老院30多年如一日,辦得這麼紅紅火火?是什麼樣的吸引力讓這些老人在這里無憂無慮過得如此安逸?難道李銀江有秘方?


            金點子之一是相依相守的“夫妻房”。


            我早上有散步的習慣,踱步慢行時,路過一個房間,听到里面有老人正哼著淮揚小調,聲音輕柔歡快,發現門虛掩著,就想進去拜訪。這時一個老漢拎著水壺到了門口,臉上掛著憨厚的笑容,邊推門邊熱乎地邀請我們進去坐坐。我立馬反應過來︰這兒是個“夫妻房”。眾所周知,敬老院里面多是孤寡老人,成雙成對的倒是不多,我不由得泛起了好奇心。


            “您唱得好哩!”進屋後,我向正在窗前侍弄花草的老人豎起大拇指。老人不好意思地笑了,忙招呼老漢為我們沏茶。熟絡過後,我們了解到,老人叫劉俊美,丈夫叫孫有才,而他倆的緣分,就是在敬老院開始的。“她視力不太好,我就經常幫她打水、打飯;我呢,性格有點內向,不善交流,她外向點兒,還會唱歌哼曲……”孫老漢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當時多虧了小李,幫我們牽線搭橋,布置新房,還辦了酒席。”劉俊美也沉浸在甜蜜的回憶中。


            聊著聊著,到了早飯時間,門口多了些嘈雜聲,老人們陸陸續續往食堂方向走著。這時李銀江找到我們,邀請我們一起陪老人吃早飯。


            “老李,你還是個月老呢!”我一邊喝著綠豆粥,一邊打趣道。李銀江樂呵呵地說︰“我們敬老院,有9對夫妻,都是我牽的線結的婚。”他用筷子指了指桌上的小菜︰“諾!就連食堂兩個炊事員的婚事,也都是我幫忙張羅的呢。”


            金點子之二是自主自治的“院委會”。


            走出食堂大門,迎面遇上了五保老人陳老、張老,他們剛從鎮上大超市采購完物資回來。“中午弄啥吃的 ?”李銀江問道。“白菜燒肉、胡子湯……”老人們拍了拍手里拎著的食材,笑著說。


            作為“院務管理委員會”采購小組成員,他倆的擔子可不輕︰根據院委會要求,菜譜每天不能重樣,還要保證老人每十天就要吃一次羊肉、兩次牛肉,以及魚、雞……


            提起院委會,李銀江的臉上露出自豪的神情︰“院里大小事一律上院委會,即使我不在,敬老院也能照常運轉。”辦院初期,李銀江就立志讓老人像管理自己家里事務一樣管理敬老院。于是,舉行了民主選舉大會,推選有威信有威望的老人做委員會成員,把權力交給老人,增強他們的主人翁意識。


            國家撥的錢花到什麼地方去了?這兩天伙食是什麼?民政部門撥的物資該怎麼分配?這些問題在一般的敬老院也許只有院長最清楚,不過在桂五敬老院,老人們像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樣,心里有一本賬。


            這不,陳老、張老把食材歸置好以後,就要趕著去開上午的院委會,他們說︰“馬上出梅天,更熱,菜譜也得調整。這事兒。 米Л裊  /p>


            金點子之三是養心養生的“農療園”。


            沒有想到,在敬老院,也能看到陶淵明式“晨興理荒穢”的場景。


            “不勞動的時候,這病那。  聿皇娣,自從到了‘農療園’干活,每天在地里澆水施肥除草,感覺精神好多啦。”老人楊明干樂呵呵地拉著來訪者參觀他的勞動成果,只見空地上已長出綠油油的菠菜,煞是可愛。


            我注意到每塊地都有一個紅牌子,上面寫著名字。一位叫張德進的五保戶老人,正在地里點毛豆。“我一天能掙10個工分,大概能賺30塊錢呢。”張德進用毛巾抹了抹臉上的汗珠,繼續干活。


            一直知道李銀江在敬老院發展庭院經濟,搞“農療基地”,卻沒想到老人們的積極性這麼高。我進一步了解到,李銀江開發了三塊地,一塊種菜,一塊養魚,一塊種糧。勞動全憑自願,實行分工制,每勞動一小時記一工分,每工分開價3元。老人們既種了菜,鍛煉了身體,又賺了錢,可以說一舉多得。“李銀江的點子真多!”我在心里忍不住贊嘆。


            現在的敬老院,已經開發農田9畝、菜地兩畝、魚塘9畝,全院日用蔬菜、魚實現了自給自足,糧食也實現了半自足。在這個小小的敬老院,有人負責種菜,有人養魚蝦,有人到廚房幫忙……大家各司其職,其樂融融,不就是老人們的“桃花源”嗎?


            金點子之四是有為有樂的“小工廠”。


            伏天里,還不到晌午,空氣里就翻滾著熱浪。老人們在房間里避暑,坐不住的我,就挨個跟他們嘮家常。接觸了才知道,有相當一部分老人,白天到“小工廠”找事情做去了!


            這個“小工廠”,是李銀江的又一個金點子。在外人眼里,敬老院里這些身體殘疾,耳聾眼花的老年人,可能個個都是負擔;可在李銀江眼里,他們個個都是人才。看到老人們每日三餐後沒什麼事可做,李銀江就聯系殘聯,辦起了一個來料加工的小工廠。


            從喇叭到裝飾品到電子元器件,能做、願意做的老人,不僅有事可做,而且做得開心。既有錢拿,又打發了時間。“穿一串珠子,廠家給兩毛錢,敬老院再補貼兩毛錢。”說到這個補貼,李銀江補充了一句,“這是在征得院委會同意後,從專項資金撥出的,只要老人們干得高興,我就高興。”


            李銀江為了讓老人們活著“有價值、有所為、人人盡歡”,真是用心、用情、用力啊。據我了解,他還把這份孝心,延伸到了其他老人身上。他以敬老院為平台經營喪葬用品,進價15元的花圈,只賣18元;進價196元的骨灰盒,只賣200元;為桂五鎮所有去世的居民,免費贈送骨灰盒……


            一天下來,我領會到了李銀江的四個金點子,同時,也找到了李銀江的秘方︰那就是至真至誠的大孝。ㄖ=/p>